其他
王苗
2019-03-02

來源:投稿

作者:王苗 | 解放軍總院第五醫學中心

平凡的一天

漫漫人生,如同一個富滿生命力的海灘,應是細沙、貝殼與巖石隨潮涌而來的活力,亦是潮起潮落的平淡與日常。偌大的醫院里,消毒供應中心恰似人生循環往復中那一絲冰涼的插曲,更是醫療從業人員人生海灘上再為平常不過的一抹點綴,看似不經意,卻有著深沉而孤獨的精彩。

深夜,兩名醫護人員認真專注的進行著最后的查對:

“開腹器械一共6套,腹腔鏡開臺早,器械放一邊明天先裝車?!?/p>

?“鎖扣?”

“都安了?!?/p>

“特殊器械標簽上注明?”

“嗯,是的,并且已經單獨放一邊了?!?

“我去把衛生打掃一下,你先換衣服吧!”

“好的,我去把飯熱熱?!?/p>

已是深夜,室內的燈終于由明轉暗,消毒供應中心倏忽間墜入平靜,一天的工作似乎已經結束了。

“鈴鈴鈴……”一陣急促的電話聲刺破冰冷的空氣,伴著窸窸窣窣聲,室內恢復光明……“你好,供應室……”剛開口時語調還帶著睡意,話音落下時一派清醒,抬頭看了眼墻上的時鐘——3:35分。

此時此刻,全身的睡意早已被這突如其來的電話刺醒,口中不斷重復著重要信息,手里忙不迭的記錄著:“ICU病人急救,需要三腔雙囊胃管一根。好的,馬上送去?!?/p>

話音未落,一旁的同事已取出三腔管,換裝完畢后便轉身疾走而去。門外的腳步聲漸行漸遠,留在科室的人依舊徘徊在門口,這一份牽掛回蕩著暖暖的余溫。

不消一會兒,送急救物品的同事氣喘吁吁地推門而入:“跑著去的,幸好來得及,送到科里正在搶救呢,家屬就等在病房探視門口一個勁的感謝……”來不及稍作喘息,便匆匆忙忙的換著衣服,很顯然,大伙兒對于這樣的場景已經見怪不怪,時刻清醒,事事效率似乎已是約定俗成。

“其實我還是挺害怕,走廊里好安靜,一直感覺有束綠幽幽的光盯著我,嚇死我了?!薄澳且歡ㄊ竊豪錕砂男∶?,陪著你哪,你挺快的呀!”終于有機會可以休息一會,她們互相打趣著,相互依偎著,涼涼的空氣里滌蕩著一股股暖流。

“去的時候著急不覺得怕,回來的時候嚇得鞋都快跑丟了!”

“不怕不怕,六點就得起床接急診手術器械了,還要打申請單呢,抓緊時間再休息一下!”

一切再次歸于平靜。

又是一個發生在夜班的故事。

夜里22:30分,萬籟俱寂,唯有消毒供應室里忙碌依舊,一陣陣對話印證著充實的一天。

“我又查對了一遍,沒問題,準備開始滅菌了?!?/p>

“好,我去關其他設備!”

還未移步,電話鈴聲忽而響起:“你好,供應室?!?/p>

“哦,護士長,我們今天的手術器械已經打包完畢準備滅菌了?!鋇緇澳且煌?,護士長有條不紊的交代著。電話這一頭,井然有序的記錄著:“是,現在要接移植手術,明天早上急用是嗎?好的,我們馬上聯系手術室交接手術,您放心一定不耽誤明天移植手術正常進行?!?/p>

掛斷電話,又是一陣忙碌開始了:“你準備一下,咱們護士長剛電話通知移植手術馬上就下,明天早上還要急用,這次情況特殊,護士長說既要有速度還得保證質量?!?/p>

工作緊張而有序的進行著。周圍的空氣如凝固了一般,只能聽見工作區傳來包裝器械的刷刷聲,金屬盒與裝載架接觸發出的咣當聲,流水的嘩嘩聲,超聲清洗機的高亢滋滋滋聲,清洗機運轉時水流的宏壯撞擊聲,各種聲音交織在寂靜的深夜里,讓這沉悶的夜晚鮮活了起來。

認真工作的兩人渾然不覺時間流逝。待得一絲空閑,才驚覺夜已深:“時間過的還挺快,這都一點啦,等會查對、裝架滅菌后就2點半啦!”

“你先去打掃衛生,我給滅菌物品記賬,等下去幫你?!?/p>

“干完活抓緊時間休息一下吧,一會六點就又開始新的工作了!”

這其實就是普通夜班的故事。周而復始的工作之中,忙碌已成習慣。我們普普通通,卻認認真真,我們默默無聞,只為駐守生命的關懷,我們是一個集體,更如家般溫暖,無聲的為醫院的輝煌成績貢獻出我們如珍珠般的瑩瑩光彩。

投稿、反饋、互動

請發 email 至 [email protected]


101